看不见的东西

在我考驾照的时候,排在长长的候考队里面,听着前后周围许多不安的交谈,我在想,自己能不能考试通过,或许前面早已经设定,只是现在还不知道结果而已。
记得,在很多年以前,我从未如此想过,我那个时候绝不会想,高考了去福大会是早已经设定好了的,也绝不会想以后终于不考研去上班结果却在每次填一些表的时候职业要写无,以前,不会这样想,会想以后,然而那些以后充满金灿灿的颜色。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似乎在实际的生活环境里表现出一个人的样子,我觉得,那个时候,大概,最大的反应是拼命挣扎,直到最后,发现挣扎未必就会有结果,而被之前的某些幻影所不断困扰,以为将要出了牢笼,只是只是四肢伸出,人还在里面。

晚上的时候,躺着的时候,就不小心睡着了。梦到小时候的玩伴长大了仍约我一起抓鱼,当然,不是现实世界里我的堂侄,也不是现实世界里我的堂妹。我们拿好水桶,忽然就遭遇了一只抓着还动着的小鱼的猫,我就抓了猫,抱到池塘边,想让它放下鱼,那猫忽然挣脱了我,很害怕的跳入水中,然后还钻到一半洞口在水面上的小石洞里。好久它才闷了出来,爬上岸,我又抓了它,才发觉它的眼神有些异样,然后忽然出现了一个选择,有一个选择好像据说是猫很害怕的,我选中了以后,那只猫的爪子马上深陷我手上的肌肤,我在这个时候,人在梦里,现实世界里躺在家里的大床,却感觉自己的灵魂其实是在房间里,或者更远的地方漂浮着。我在梦里,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心的部分,然后平静地默念道:我在这里。这个时候,也许是梦里面,也许是事实上的现实,我感觉到灵魂从哪个地方飘回来了。在这个时候,我睁开了眼睛,明白自己原来真的还活着,我才知道,原来,还在这里。然后我就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仿佛自己的肉眼可以看得见那虚幻脆弱的灵魂。我才确认,我原来还活着。

在我不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初三,我在学校一个人习惯久了,喜欢上了离群索居。我于是独自搬到我家三层,独自一个人住。以前,那个房间本来是我表哥住的,后来,他走了。去了哪里呢,现在的我,已经忘记了。我睡在一个人的一层,一个有点摇晃的铁架床上,开着窗户,开着门,盖着被子,好像横躺在空旷的半空里。半夜,睡到一半,我听到了巨大的呜呜呜的响声,好像是一个孩子的哭声,在外面巨大的风里面,一直的呜咽着。我害怕着,好几次克服了恐惧到阳台上张望,试图了解真相,却只看到风里面翻滚着的沙子,没有一点人影,可是等我回去躺在床上,那个声音又继续清晰地响在耳朵里。

在那一年以后,我开始很害怕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即使在很多年以后,有一天,我在风里面看见了许多沙子,再一次听到那个声音,并且明白那是风吹着沙滚动的声音,也仍然无法改变那个时候留下的习惯。

5年了,我想起了《老人与海》,昔日无论如何,此刻,这是一个广阔的大海,那么,鱼在哪里呢?

1 条评论

  • 匿名 2013 年 04 月 23 日 08:00 星期二

    牢笼:你挣扎吧,挣扎吧,哈哈哈哈,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人:@#¥%
    另一个声音:人啊,这个牢笼,其实是你自己铸造的。
    人:怎么会?
    另一个声音:它是你铸造出来保护自己的。
    人:不可能!
    另一个声音:你是不是曾经受过伤害?甚至很深?
    人:…….有吧
    另一个声音:这就对了。因为受伤了要保护自己,于是你建造了这座你现在想苦苦摆脱的牢笼。
    人:……这是怎么回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另一个声音:你以为你很了解自己吗?其实你最不了解的就是你自己。
    人:…….可是它并没有保护我啊。
    另一个声音:是的,它只是让你陷入了更深的伤害………
    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另一个声音(笑而不语)
    人:那请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摆脱这个该死的牢笼呢?
    另一个声音:解铃还须系铃人哪。
    人:你是说…….?
    另一个声音:不要再挣扎了,挣扎只会教你越陷越深。去吧,去寻找它的钥匙吧。唯有它能让你重获自由。
    人:那我要去哪里寻找?
    另一个声音:那把钥匙不在别处,就在你身上。
    人:没有啊…….
    另一个声音:它并不是现成的。你寻找它的过程其实就是铸造它的过程。你可以自己铸造牢笼,你同样也可以自己铸造一把钥匙来开启它。
    人:这………
    另一个声音:铸造它的过程将是无比艰辛的。要看你有没有决心和灵性。但是它将是你灵魂精华的结晶。好,说得够多了,再见!
    人:别走啊,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

看不见的东西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