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

在我离开大学的时候,我应该是没有意识到毕业的具体涵义吧,肤浅的认为着,从小到大,不就是经常这样一直地升学,改变环境么?

而当时光一晃,我发现到自己的那份洒脱已遗落在遥远的过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悲伤,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希望,而沦落到此,究竟是因为着什么。

想想这两年,不能说不努力,而两年前写着《漂》和《索菲》的我,却似乎再也见不到了,想起了几个月前和枫一起回学校,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仿佛过去的自己迎面走来,我还能够看到自己当年留在这里的那道身影,他看到了两年后的自己,应该会非常难过了吧。

自从我选择不打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常常在压力和绝望的边缘徘徊,我不明白,为什么,何必如此,你忘了么,你想要的,也仅仅只是心灵的那份自由,想不到,却如此的困难,直到今天,到此刻,我也不禁要开始怀疑,为什么要如此的辛苦,其实以我的条件,也大可不必了。

“你在怀念着过去的自己了吧?就如当初的你怀念更早的自己那样,不是么”

我想要有那一份平静地心,而不是如此的焦躁,压力,我渴望着那一份久违的从容,而不是如此的茫然,摸索,我确实害怕,虽然我总是自我安慰,时间的脚步不会为我停留,而属于我的那份心情,到底还要被尘封到什么时候?

7 条评论

  • yan 2010 年 11 月 20 日 03:32 星期六

    “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仿佛过去的自己迎面走来,我还能够看到自己当年留在这里的那道身影,他看到了两年后的自己,应该会非常难过了吧。”相当似曾相识的语句——貌似在你的乐琴里面,你坐在学校的教学楼里面自习的时候,你也想象到了过去的自己到现在的不屑。而当时在教学楼里面的身影又成为了可怀念的过去?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 yan 2010 年 11 月 20 日 03:35 星期六

    心灵的自由?也许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从古至今,追求此的人却难免活得更痛苦,即使得到了也要以生活中别样的代价来付出?
    易乎?非也!

  • yan 2010 年 11 月 20 日 03:40 星期六

    “我想要有那一份平静地心,而不是如此的焦躁,压力,我渴望着那一份久违的从容,而不是如此的茫然,摸索,我确实害怕,虽然我总是自我安慰,时间的脚步不会为我停留,而属于我的那份心情,到底还要被尘封到什么时候?”把“压力”后面的“,”改成“;”,摸索后面的“,”改成“。”会不会更好一点?\(^o^)/~

  • yan 2010 年 11 月 20 日 03:50 星期六

    此篇和《福州的冬天》堪称姊妹篇,一样的心情。
    “你在怀念着过去的自己了吧?就如当初的你怀念更早的自己那样,不是么”我在想,在未来的某一天里,你也许也会怀念现在的自己的吧?
    我想,每个人都有值得怀念的过去,偶尔怀念一下也无可厚非;而过去于你似乎总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我不能够十分理解你的心情感受,自然也不敢妄加评论。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你要关注的不是过去的你怎样,或者你回不到过去之类的消极思想——因为这是个永远解决不了的问题——永远可以伤怀的问题,希望你不要掉这个这个“泥沼”中不可自拔。我想你现在可以做的,如果感怀过去之外,是不是也想一想,如果让未来的自己不要再那样忧伤地望着现在的自己?如何更接近理想的自我?
    鄙人认为,过去的自己并不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还可以追求,怎么到达那个比较理想的自己。
    你不愿意妥协于现实,但是你也必须要找到那样的途径,否则现实会报复你的。。。
    个人见解,如有不妥,一笑而过。。。

  • 罗斯 2010 年 11 月 22 日 21:18 星期一

    我看到的是一个从容的你。这份焦躁、怀疑、不安的心情估计所有的人都在经历,所以切不可妄自夸大导致它哀伤的情愫。听我妹妹说从你参加高中同学第一次聚会起,你的孤僻性格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有些时候我会在思考,到底是什么触动了你作出这样的改变?本能的自己吗?还是本能的对社会条件性的适应变化?一切不得而知。可是我知道,快乐可以洋溢,可以传播。这些变化,在我看来都是好的。也许某个时刻你也未必认同现在这样的变化。但是我感觉吧,人生没有变化,也是非常恐怖的。工作上的压力,俺也很多很头大。所以共勉之吧。

  • cjx 2010 年 11 月 22 日 21:51 星期一

    恩 改成句号,肯定更好了啦。

  • admin 2010 年 11 月 23 日 06:00 星期二 Author

    to yan:你的说法是很有道理的哦,我会试着去改善哦。

这两年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