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刚刚似乎还在春节的放松状态之中,一下子就变得很繁忙,好多事情要处理,短期内计划表似乎被排满,又成了一个大忙人了。 这种状态写小说是肯定不可能啦,偶尔记点小事还好点。 (更多…)

继续阅读
悲伤

我想 大概 会是这个阶段所写的最后这样一篇 直接抒情的文字了吧 我的一个小小的幻想就是写小说,这给我一种自我安慰,以为完成了自我交代的一件事。 倘若不是近段时间内心世界的躁动,估计也不会更新的如此频繁,以我的现在的性格,早已没了早期倚靠沙发聆听音乐然后思绪飞扬的心情,纵然如此,总是有不少情绪不畏艰难依然时不时蹦了出来,我于是阻止,继续工作,不想它不依不挠,仍然继续,于是就化成文字,尽管我继续隐藏的作风。 在过去的几年,对许多事情,我都已经很灰心,因为看明白很多事,我就知道,并不是可以继续当初的期待,但......

继续阅读
牧师

牧师的存在本来是为了让人们可以了解神灵的旨意,真正想成为牧师的人的出发点应该都很不错,至少内心是真的希望可以为人们做点什么。 我不想成为牧师,即使我或许有这样的潜质,我想我不够善良。 有一个小女孩自己去买了一双鞋,感觉很漂亮,她于是欢喜庆幸,买完之后却发现满大街的人都在穿,于是喜悦的心情落空,她开始后悔了。 (更多…)

继续阅读
有所思

我想,自己也是一个奇怪的人,有些事情明明是理所当然,无可争议,发生之时,却总想阻止,以卵击石。 我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世界不存在永恒,枫告诉我,不完全正确,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永远不变的,我感动,因为她告诉了我,极端之外还有意外,并不是所有的认真就是正确。 我在长大以后,极少再去思索此类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我习惯一个人行动,这是我的作风,孤独,容易让人反思,冰冷的同时,容易看清周围,愈发冷静。 (更多…)

继续阅读
有一个女孩

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很有感慨的样子,愿意倾听,并且饶有兴趣,并表示对许多事情表示理解,给人一种启发,以为是可以最适合聊天的气氛。 再一次相遇,已经是几个月以后,她穿着颇为艳丽,似乎还染了发,谈笑风生中多了些威严,在井井有条地打理家务招待客人 - 我安静地倚墙而坐,沉默,不说话。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生活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是一出电视剧,要看你是否愿意继续成为富有娱乐精神的那位演员,于是,在几个月以后,我们再次相遇,在一个地方小学院的羽毛球场。 这里的设施不豪华,地板也不够光滑,一围宿舍楼围着的一片......

继续阅读
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