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来临,想在国内转转

距离在甘肃和山西的日子已经过去了3个月,那时候武威在下雪,西安也在不停地下雨,桃花盛开的季节很想再去苏州看杨柳,终于没能成行。夏天一天天靠近,4年前的今天我在云南的梅里雪山,今年我又应该去哪里呢? 每次看照片都有种怀疑,我真的去过这么美丽的地方吗? 虽然每天都在开心地踢球,可是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呼唤我,该上路了!

继续阅读
在甘肃的张掖

15年3月在甘肃一带闲逛: (一) 那个我在三国志游戏里总是久攻不下的凉州武威,夜里刚下过雪,车外白茫茫一片。从现实世界进入我玩了十几年的游戏里,这种感觉,很奇妙。武威,总是马超在那里,每次干掉我3,4万精锐.无论游戏或者现实,这里都是黄色荒凉的山丘。此刻,它披上了白色衣裳,仿佛另一个世界了。 (二) 在来平山湖大峡谷的路上,遇到一位漂亮的女老外,我忍不住上前搭讪,结果英语太差,人家只能说thank you。一到景区我就后悔没拉她同行,整个景区又是只有我一个游客。好吧,路上倒是遭遇了一只蜥蜴。这里全是山路,路边就......

继续阅读
雨中奔跑的人

我大概不会想到,在和当初一起踢球的足球队队长分别13年后,我们还会在一起,带着足球,开着车,去离家十几公里的球场一起踢球。 我大概更不会想到,在告别足球10年以后,我还会在足球场上和一些打比赛的业余球员一起踢球。 虽然刚开始体力真的好跟不上,动作完全生疏了,可是带着球晃着身体的快乐感觉完全没有变化,可以和足球一起奔跑的愉悦完全没有减弱。 于是非常开心,开心着还可以在跑道上继续慢跑热身,开心着在球门的最后一脚,也很开心可以遇到那些同样那样热爱足球的人们。 (更多…)

继续阅读
吴哥窟边的暹粒

柬埔寨的吴哥窟举世闻名,骑着自行车往南走,会经过一条树上栖息着变色龙的街道,再穿过沿河而建的树荫马路,就会来到路边布满黄土的暹粒市中心了。 我对暹粒的第一印象就是进旅馆大门要脱鞋,这在别处是绝无仅有的,也因此,我对骑着车子不断退在身后的黄土路印象格外深刻。 那些天,天气真的很热,柬埔寨似乎不生产任何产品似的,进了超市全部是进口的饮料,路边的饭店虽然看过去都极普通,价格可没见得便宜,我和CJY也因此吃了一个礼拜的蛋炒饭。比起他们的首都金边菜市场让我眼花缭乱从未见过的水果,尽管最后让我前所未有的酸得牙齿......

继续阅读
各自的道路

几乎是15年前的今天,我收到了钦在中考前给我来的最后一封信,在我收到过的所有信件中,钦选的信纸总是最清新精致的,这一封比较不一样,字迹也稍微凌乱。看得出这封信她写的比较匆忙。再过一个月就要中考了,看来她的压力挺大。在信纸的上沿边角,她写道:若有缘,咱们一中见。拿着这封信,我隐隐有些不安。她在前几封信里提到春节总是被问考试如何的厌烦,学习上不去的苦恼以及她对网吧的一点点好奇,多少让我有些担心。但是,比起担心钦的学习成绩,我是不是更应该去摸摸还没翻过几遍的物理化学课本? (更多…)

继续阅读
中考之前

钦写过来的信都挺有意思,而且看时间都是晚上10点11点的时候写的,看来他们学校管得很严呢。这家伙有个奇特的习惯是喜欢在信的边边角角加了很多注脚,比如“小心我超过你哦”,这家伙小学的时候学习没我好,乒乓球也打不过我,电脑也玩的不多,看来一直对我记恨在心。第二封信就讲到当年发誓乒乓球要打败我。可是我真的完全不记得这回事。还说什么现在她打得很不错,问我还敢不敢接受挑战?嗯?来吧,我才不怕! 不过钦在那个时候似乎真的是个学习挺努力的女生呢。好胜的性格倒是从未改变,几乎每两封信就说打败我。不过,我应该也挺希望她能赢......

继续阅读
在遥远的县城

我记得很顺利地拿到了钦在初三时候的照片,可是,我似乎完全记不起来那张照片里她的样子。嗯,我的想象应该是挺小的吧。。。但就是完全想不起来是什么样子。 大概钦也想知道当年那个嚣张的男孩子现在是什么德性,她也跟我拿照片。于是我也去照相馆照了一张,据我弟弟说,我的样子非常傻。。。好吧,好歹寄出去。这是2000年的事情,我之所以记得年份,是因为在世纪之交的时候我除了去了趟照相馆,也写了一封长信。信的内容非常纯洁,绝对是好学生们正儿八经地在谈论学习和中考报考的事情。我最最多只是在信的末尾写了首比较隐晦的诗,而且内容完......

继续阅读